某天,江扶月路过,赶上中途休息,大家正排队领绿豆沙。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却坐在原地没动,正低头翻看普法宣传册,好像这个东西比绿豆沙更诱人。

江扶月走过去。

他咧开嘴,喊了声“江教授”,然后拿起小册子,指着其中一页上的某句话问她:“这个字念什么?”

江扶月告诉他:“判,判刑的判。”

“那这个字呢?”

“刑,刑法的刑。”

他恍然大悟,接着又略显窘迫地挠挠头:“原来我一直都念反了……谢谢!我现在明白了!这个是‘判’,这个是‘刑’,合起来可以组成‘判刑’。”

江扶月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识字?”

少年点头,又摇头:“只认识一些,还有很多不认识。”

江扶月当场指了几个让他认,简单的少年一口就能答上来,字形复杂一些的就不知道了。

“你跟谁学的?”

“王医生和李医生讲的时候,会读这个小册子,我一边听他们读,一边对照上面的字,然后就认识了。”

这次谈话让江扶月认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岛上的人没读过书,也不识字,普医和普法做得再好,也只是空中楼阁,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他们的落后和无知。

没过多久,“扫盲班”开起来了。

要求村民们系统学习汉字,从拼音到字形结构,再到遣词造句,这显然行不通。

一来,村民们没那么多时间,也没那个耐心;二来,教的人也很费劲。

但如果只是“扫盲”,那就简单多了。

每个人先从学写自己的名字开始——

“李大牛!”

“黄桂花!”

“林白鲨!”

“吴海豚!”

“……”

大家对学写自己的名字,抱有极大的热情与兴奋。

叽叽喳喳,闹成一片。

“刘医生,你看我写对了吗?”

“王医生,我的sha字怎么写啊?”

“我好像写反了?是反了吗?”

“……”

人手一根小木棒,盆子装满细腻的白沙,就在里面写写画画。

如果写得不好,直接抹掉,又可以重新写。

来来回回,反复练习。

“呜哇——”一个小女孩儿坐在地上哭得特别伤心。

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只为原作者渝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渝人并收藏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第 936 章 936 毕业典礼,老谢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