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梁承揽着乔苑林走过索桥,登上抚云台。

郑宴东霎时松了一口气,一个恐高、一个心脏病,在高空索桥上表白心意,万一出什么岔子,他真要闪亮登场了。

应小琼也捏着把汗,感叹道:“爱情的魅力真他妈大啊。”

踩在坚实的地面上,梁承稳住气息,将乔苑林的脸从肩膀上托起来,泪痕斑驳,还在哭,要把他小半辈子的滋味都哭出来一般。

大风从嘴里灌进去,乔苑林一抽一抽的,喘了起来。

梁承顺他的背,说:“乔苑林,停。”

“噢……”乔苑林呜咽着,“哥……停不了。”

梁承勒令他:“再哭你就缺氧了,听我的调节呼吸——吸吸呼,吸气短呼气长。”

乔苑林终于好一些,可大脑仍然供氧不足,晕,在做梦似的。他什么心思都没了,行李都给应小琼,拐着梁承的胳膊不愿意撒开。

抚云台修建得很宽阔,像个小广场,四面探出一截平台方便游客观景。已是黄昏,缥缈浓云染成赤红色,大家都在兴奋地拍照。

乔苑林牵着梁承的手走向一处观景台,鼓励道:“别怕,我抓着你。”

梁承还没被人这么哄过,想起第一次骑摩托车载乔苑林,对方贴着他的后背,不习惯但也不难受。

站在观景台上,栏杆外似海翻滚的红云宛若仙境,感觉脖子伸长点能瞧见南天门,乔苑林看呆了,向前一步倾身触摸浮云。

梁承在后侧胆战心惊,要是没心脏病,他估计乔苑林蹦极冲浪滑翔伞,什么都敢试一试。

双手卡在唇角,乔苑林突然放声大喊:“——姥姥!”

梁承属实没料到这一出,揪住面前的防寒服帽子,提醒道:“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姥姥还健在呢。”

乔苑林继续喊:“——我跟梁承好了!”

他回过头来,背着光,黑发融金,面颊飞红,两眼飘了片轻纱水光的云雾,下一句他是沉声说的:“我会给你幸福的。”

梁承微怔,眼前的人与十六岁的少年重合。那时乔苑林说会对他好,他只当是一个小屁孩儿在嘴甜,后来才发现,那是他听过最郑重的承诺。

他有多怀念过去,就有多珍惜此刻,他猜自己一定笑得很傻,问:“你打算怎么给我幸福?”

乔苑林愣了一下,这种事哪有详细问的,他想了想,赖皮地说:“八宝粥太沉了,我就背

章节目录

心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只为原作者北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南并收藏心眼最新章节第 102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