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从电视台到若潭医院大约三十分钟车程,梁承不知道一路怎么开过去的,好像闯红灯了,闯了几个、哪个路口闯的全然不记得。

有那么一会儿他大脑空白,学的所谓医术忘个干净,就握着乔苑林的手,几乎在那片手背上掐住五指红印。

奔驰冲进医院大门直奔急诊中心,梁承恢复镇定,从不合格的家属切换为专业医生,急救、检查,将紧张隐藏在衬衫下的冷汗中。

幸好虚惊一场,乔苑林只是劳累过度,加上短时间内精神放松又绷紧,波动过大才导致晕眩。

办完住院手续,梁承给乔文渊和贺婕分别打了电话,挂线进入病房,他停在床边缓缓地舒了口气。

乔苑林安静躺在床上,被子压在胸口,输液的手掌搭在上面。他一向瞧着不结实,白净单薄,此刻愈发苍白,皮肤上的血管青紫交错。

他的奕奕神采多仰仗那一双大眼睛,瞪时圆润,懒时勾着眼尾,机灵又聪明。现在合住了,整个人没了生机,像一具精致脆弱的玩偶。

梁承伸出手,用手背贴上乔苑林的面颊,小心地触碰。

滴液如时钟,不声不响地过去片刻,乔文渊赶过来,仍端着体面自若的院长风范,可额角的青筋却暴露了情绪。

梁承从病床边挪开一步,说:“乔叔,没有大碍。”

乔文渊点点头,俯身端详乔苑林的状态,半晌缓过劲儿,说:“怎么就长不大,明知身体不好还胡来。”

没几分钟贺婕也赶到了,和乔文渊各自守在一旁。梁承立在床尾,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道:“我给他办了住院,先观察一周。”

“今天多亏有你。”乔文渊道,“等他醒了,还是转到三院吧,我看着他。”

梁承直白地反对:“我不建议。”

鲜少有人这样对乔文渊讲话,他看向梁承,手机响,院办的座机号,他便接通先去走廊处理公务了。

门关上,贺婕劝道:“梁承,我知道你关心苑林,可你乔叔是苑林的爸爸,你不能喧宾夺主。”

梁承说:“我是若潭心外科的医生,躺着的是我的病人,就由我做主。”

贺婕愣了一下,这么多年了,她许久没见梁承这般模样,险些忘记,对方的性子宁愿头破血流也不肯妥协。

乔文渊讲完电话回来,病房静了。

梁承看着乔苑林安睡的脸,最大程度软化,说:“乔叔,你要忙一

章节目录

心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只为原作者北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南并收藏心眼最新章节第 102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