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梁承把乔苑林拽下车,连着那只玩偶娃娃,脚下泥泞,他捉住乔苑林跌跌撞撞的身体,停在漆黑的夜色中。

乔苑林望着那扇大门,梁承牢牢捏着他的双肩,强制他面向这座近在眼前,却又和他遥不可及的监狱。

他听到了什么,杀人?

乔苑林僵硬地摇头,声音低得聊胜于无:“不要,不要这样骗我。”

梁承贴在他后背,无比清晰地说:“我没有骗你,我是一个杀过人、坐过牢的罪犯。”

他松开一只手绕到乔苑林的面前,比划着,低下头说:“用一支手术刀,这么薄,这么小,非常锋利,刀尖一下就扎进了胸腔。”

乔苑林吓得后退,陷入梁承冰凉的怀抱,每一次都是他鼓起勇气张开手,这一次换作梁承拥住了他。

他木然地说:“我不相信。”

梁承温热的呼吸夹在绵绵冷雨中,是逼人疯的毒/品,也是让人茫然的麻醉剂,他一句一句折磨着乔苑林的神经——

“你真的很聪明,知道么,你早就猜对了。应小琼有前科,我也有,我跟他就是在二监认识的。”

“找上门的警察叫程立业,我杀人之后,抓我的人就是他。”

“判了两年,我为什么辍学,为什么你去七中一直找不到我,现在明白了么?”

梁承注视着那座牢笼,修电器是在里面学的,验金也是。贺婕来看他,总是哭,段思存也来看他,给他那些课程资料打发时间。

后来他烦了,拒绝任何探视,出狱后跟所有人断了联系。

他发现乔苑林的七中论坛发的帖子,出了一身冷汗,在德心每当听见一声“梁助教”,都觉无地自容。

他并没有多少秘密,一个启齿便毁灭全部尊严的就够了。

偏生乔苑林是他的克星,靠近他报答他,如今还要喜欢他。太可笑了,苦苦寻找救命恩人的时刻里,他在枷锁之中、审判席上,而后是数百个禁锢在高墙铁窗里的日夜。

桌子沾染脏污,能擦干净,人呢?

污迹烙印在身,这一辈子是不是都抹不掉?!

乔苑林瑟瑟发抖:“太荒谬了。”

梁承埋在他脑后,嘶哑的声音消散在他柔软的发丝间:“没错,喜欢一个杀人犯的确太荒谬了。”

乔苑林拼命挣脱:“你不是!”

倏地,他被梁承放开,玩偶娃娃掉进一滩

章节目录

心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只为原作者北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南并收藏心眼最新章节第 102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