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刘晓楠送回《汉语修辞讲座》时,袁时春却慌神了,他不见了刘晓楠的那本《趣味数学》!

“我有一次出去没把它放箱子里锁上,就放在枕头底下,回来就不见了。”读书的人都知道看重书,何况,人家这是父亲的礼物,袁时春不知如何是好。

“你再找找,说不定是哪个拿去看了,过些日子又会送回来的。”刘晓楠反倒开导起他来,“不过,你就得继续给我书看了,呵呵。”

“那当然,那当然,”袁时春随手就把床上的一本书送到刘晓楠手上,“哦,小谢刚还回来的,《勇敢的人》,你还没看过吗?”

又过了一个礼拜,《趣味数学》仍没有消息,而袁时春那个箱子里的书,都让刘晓楠看遍了,最后只剩下一本字典和一本大部头的工具书。袁时春双手从箱子里捧出那本大部头:“刘晓楠,你那本书可能回不来了。真对不起,我应该赔你的。可是,好书是无价的,这种书现在也没地方有买,我是没法赔的。”

“咯,”从心里讲,刘晓楠也很喜欢那本《趣味数学》,有时间时做做上面的题目,真是既启发智力,又有趣味。读那本书,可以说一边学习了,又一边休息了,轻轻松松地就学了知识。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工具书,叫《世界手册》。上面有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情况介绍,可以说是,一书在手,尽知天下事。我今天就用它来赔你的书,你看行吗?”袁时春非常诚恳地说着,近乎是央求刘晓楠认可他的赔偿。

“唉,”刘晓楠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他接过那本足有两块砖头厚的重重的大书,“要不,咯,这本《世界手册》我就先拿去看,么子,什么时候《趣味数学》找到了,我们再换回来。”

一个多月下来,全工地上下都知道了,队里新来的年轻人里有几个爱看书的。

这一天,队里的何指导员找到刘晓楠:“小刘啊,听说你很爱学习啊?”

“唔,就是喜欢看看书,没学什么。”刘晓楠有些不好意思。

“爱学习好。现在工人阶级要积极参加特殊时期,就得要有文化,要不,连个革命大批判文章都写不出来。”何指导员正是希望刘晓楠写一篇革命大批判文章,参加这个礼拜二晚上全队的学习批判会。

这几个礼拜以来,刘晓楠已经知道,单位上每个礼拜都得有一个晚上的学习或开会,有时碰到上面来新的文件,工地上还会停半天工开会传达学习。最及时的是传达**的最新最高指示,只上面的通知一到,或者是广播里

章节目录

乱世灯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南流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流歌并收藏乱世灯火最新章节第十四章 三十四工区(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