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xhwenxue.com

这一晚的星星有些稀疏,好在月亮大得出奇,锃光瓦亮往天上一挂,四野被照成一片银白,也挺浪漫。

玄蛟慢悠悠地在旁边吃着枯草,柳弦安寻了块平整石头,与梁戍一道坐下。他是有本事看一整晚月亮不说话的,就只静静思考,但骁王殿下不行,骁王殿下那点见不得人的春情|色|心,本就如火苗乱燎,此刻再被夜色与月光一渲染,更加膨胀得没边,别说思考,就连坐着都不稳当。

而就在这不稳当的时刻,柳弦安偏偏还主动来抓他的手,梁戍心跳一停,梦里微凉柔软的触感与现实重叠,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把手反转,将对方细白的手指悉数拢于自己掌心。

“……”柳弦安不解,“我想给骁王殿下试试脉。”

柔情蜜意没来得及表露半分,就被“咣当”一杆子戳翻,梁戍将手松开,面无表情地说:“不许试。”

柳弦安“哦”了一声,没有坚持,继续看自己的月亮,没再理他。

过了一会儿,梁戍将手递过来。

柳弦安抿着嘴,指尖搭在对方脉上,试了一阵,道:“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太累了,得好好休息。”

梁戍问:“那你怎么还准我半夜出门?”

柳弦安将手缩进袖子里:“既然安神药没用,那不妨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否则一直干躺在床上焦急忧虑,反倒于身体无益,将心情调整好了,睡眠自然会规律许多。”

梁戍将目光收回来,投向远山:“成亲能不能治失眠?”

柳弦安斩钉截铁:“不能。”

“书上写的?”

“我自己看的。”

远的不说,白鹤山庄里就有活生生的例子,自己的舅舅自从成亲,大病小病就没断过,和舅母二人天天吵架,被气得面红脖子粗,从头一路疼到脚,安神药差不多吃了好几缸,可见成亲是治不了任何病的,还很有可能会加剧症状。

柳弦安道:“而且情之一事,从来只有使人辗转,哪里会使人安眠。”

梁戍捏住他的后颈:“说得头头是道,你又没‘情’过。”

柳弦安被捏得很舒服,又酸又舒服:“书里都这么写。”

梁戍放轻手劲:“书里是怎么写的,说来听听。”

柳弦安想了想那些千古流传的故事和诗,几乎没有一个不是愁肠百转,爱恨悠悠几时休,无言泪千行,想得眉毛都皱了,不想细说,就敷衍:“反正很麻烦。”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xhwenxue.com

章节目录

长风有归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长风有归处最新章节第60章